圣诞礼物的“长途跋涉”:美国企业来中国包机接货 200万美元一趟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近一个半月以来,在北美风靡多年的公仔玩具——豆豆宝宝(Beanie Babies)的制造商泰尔(Ty)累计在中美间包机150多个航班,将毛绒玩具带到美国,成功绕过美国港口的世纪拥堵。

  这些从中国深圳、广州、上海等地起飞的飞机上带着各种豆豆宝宝的公仔,飞越6000英里(约合9700公里)按时抵达了芝加哥奥黑尔国际机场,据泰尔介绍,每架航班的成本在150万~200万美元(约为960万~1280万元人民币)之间。

  这并不是极端个例:泰尔(Ty)不是唯一一家选择空运重要的假期产品,以避免在假期前运输陷入困境的公司。

  据国际航空运输协会数据,至少从9月开始,全球航空货运需求已经开始增长:与2019年9月相比,全球航空货运需求增长9.1%。

  第一财经记者整理近期美财报季电话记录等信息显示,孩之宝、耐克、Levi Strauss & Co.、Lululemon、Ralph Lauren、Under Armour、阿迪达斯、Deckers Outdoor Corp.(UGG母公司)等鞋履、服装品牌的制造商,都表示在使用更昂贵的空运,来绕过拥挤的港口或补充库存。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nothing is impossible)。”一位国际货代企业的管理层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目前的情况就是:“只要你有需要,你想运的,没有我们做不到的。譬如为一些急需的特殊商品,海陆空‘上天入地’,所有的运输模式现在都在用,但这个样子也满足不了市场上的一些需求。”

  在抵达芝加哥后,豆豆宝宝公仔会被送到泰尔位于伊利诺伊州Bolingbrook的仓库,随后分发给全国各地的零售商。

  在这一策略实施后,泰尔公司在一个半月的时间内,成功带回了数百万个豆豆宝宝公仔,缩短了货品上架时间。该公司在新闻通稿中表示,不会加价,仍将维持这一毛绒玩具5至10美元的价格。

  泰尔CEO华纳则在近期的一场发布会上表示:“广为报道的全球供应链问题给即将到来的圣诞节蒙上了一层阴影,出现有太多厄运和悲观情绪,但我想告诉我们的客户,尽管他们可能已经读过或听到过什么,但圣诞节并没有被取消。”

  如前所述,泰尔并不是唯一一家采取用空运方式来解决物流困境问题的企业。譬如,Under Armour今年就使用了大量空运。

  “我们对此并不感到雀跃,但这是我们都面临挑战的问题。”Under Armour首席财务官伯格曼在本月早些时候的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

  国际航空运输协会信息显示,虽然空运一向比海运更昂贵,但供应链瓶颈正在推高海运成本并缩小差距:疫情前,空运成本是海运的12倍以上;但截至今年9月,仅贵了3倍。

  Kids2是一家拥有包括Baby Einstein在内的多个品牌的玩具制造商,其所有者兼首席执行官甘宁格(Ryan Gunnigle)表示,希望直接从其中国工厂提货的零售商的需求有所增加,目前总共有10家主要零售商来找他,要求这样做。他还帮助合作伙伴找到急需的产品,甚至是计算机芯片。

  “零售商来到像我们这样的大公司,帮助他们解决一些供应链挑战,”甘宁格说,“我们有一位零售商来找我们,说可以合作并将需求增加30%。像这样的事情已经出现了四五次。”

  自行车企业Lectric eBikes的首席执行官康洛(Levi Conlow)表示,目前如果使用位于洛杉矶的港口,延误过程可能需要数周而不是数天。譬如,在2月和3月延误最严重的时候,从库存到达港口的那一刻起,他需要5到6周的时间才能找到自己的货。

  “洛杉矶的第三方物流配送中心已经无法使用。他们没有足够的容量来解决问题。”他说,当今年洛杉矶港口的情况开始变得拥挤时,他放弃了洛杉矶港口的处理系统,在凤凰城建设了自己的仓库,从8月起,把企业变成了一家有库存的公司。

  康洛的举动十分明智。因为从8月之后,美西这条海运航线的价格涨得一度更离谱了。

  牛津经济研究院在11月发出的一份报告中表示,供应方面的逆风“无疑将使(今年)成为假日购物不寻常的一年”。

  该报告显示,虽然通胀和货物短缺现象存在,但这丝毫没有抑制美国消费者过节的购物热情,美国消费者良好的消费基本面以及要弥补去年因社交距离造成的遗憾,令今年成为自1999年以来最强劲的假期消费季;与此同时,集装箱短缺和积压导致从中国到美国西海岸的运费同比飙升339%,即每个集装箱平均超过17000美元FEU(40英尺标准集装箱)。

  目前的好消息是,与今年的顶峰时期相比,上周跨太平洋601099股吧)的集装箱航运成本下跌了近四分之一,创下两年来最大单周跌幅。

  截至11月21日,第一财经记者查阅波罗的海航运交易所与Freightos推出的全球集装箱货运指数显示,中国到美国西海岸的40英尺标准集装箱运输费用目前在16124美元/FEU。

  航运费率的下跌表明需求可能开始放缓。牛津经济研究院经济学家亨特(Tim Hunter)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全球供应链中断将在本季(今年第四季度)达到顶峰,供应链中断问题现在正在缓解,全球运费在一个月内有所下降。

  “11月初,我们的全球库存指数表明,虽然该指数保持在历史标准之下,但许多行业正在重建库存。”他并预测,到2022年下半年,供应链中断问题应该会基本缓解,但风险仍然存在。

  不过,虽然目前出现了需求放缓的迹象,但美国进口的门户港口——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港和长滩港的拥堵问题没有出现质的变化。

  第一财经记者查阅南加州海运交易所最新数据显示,目前在两大港口外等待的有159艘船,其中101艘为集装箱船。

  前述国际货代企业的管理层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在2020年的第四季度,2021年第一季度至今,各种各样的意外情况层出不穷,“我们是顶着非常巨大的压力在完成物流运输跟中转的业务。”

  “业内分析显示,在海运方面大家觉得到2022年年底能趋于基本正常。”这位管理层人士表示,如果是从中国市场来看的话,明年春节之后,从业人员压力会小一点。